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的味道

……

 
 
 

日志

 
 

猫泪  

2008-09-15 18:19:49|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Start

 

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纯白色的床上,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不过看到墙上那个非常大的一个“静”字,也明白了原来自己是躺在了医院里。

我感觉到头上是扎着绷带,全身多处都有骨折的痛楚。然后我就再也没有什么感性的认识了。我开始思考为什么这里还是开着灯,难道不知道病人要休息的吗?为什么我醒了这么久都没有见到有漂亮的护士姐姐来看我?我不是伤的很重吗?

 

脖子使劲的拧了一下,很疼,但是我的视角还是稍微移动了20度,看到床边趴着一个人。从头发的长度以及肩膀的比例来看,应该是个女孩。我尝试去叫她,但是看来我现在的情况连想振动一下声带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听到了推开门的声音,一个沉重的脚步声响起了。从步伐的频率来看应该是一个男人。奇怪了,我的病房里怎么又有男人又有女人?他们到底是谁?

 

“阿雨?你醒了?”应该是那个男人说话了。

我无法判别出他的声音我是否有听过,但是接下来的一切都让我非常的陌生,陌生到我马上意识到自己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

 

随着男人的声音想起,床边微微的振动了一下,那个一直趴在床边的女人的头抬了起来,只听见她也叫了出声:

“雨?你醒了?你觉得怎么样了?感觉怎么样了?”

 

我只能转动我的眼球去看着这两个人。他和她的脸孔是这样的模糊和陌生,我无法清楚自己是不是认识他们,于是我本能的吐出了四个字:

“你们……是……谁?”

 

我感觉到身边的女人颤抖了一下,随即就是轻轻的抽泣声。

那个男人还是很理智,上前来询问了一句:

“阿雨,你真的不认识我们了吗?还是想跟我们怄气啊?”

 

我的心中顿时明白了一些事情,我是认识这两个人的。我心中的疑问突然不断冒出来:为什么会在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这里又是什么医院?在这里住一晚上要多少钱?

 

于是我的眼睛转向了床边的那两个人,我也终于看清楚了他们的容貌。男的帅气,女的美丽,可以说是天生的一对。但是……,所以……我说出了我刚刚一直认为的一个事实:

“我失忆了吗?”

 

Second

 

其实我从来跟猫都很有缘,从小到大我可以都说在猫的包围下长大。其实这样可以说夸张了一点,但是其实从头想想也不算夸张了。比如在小时候邻家小妹就养着一只可爱,非常可爱的大花猫,可爱到经常跑过来我家偷东西吃。而且最最夸张的是,不知道是巧合还是老天有意安排,在我小学,初中,高中和大学的同学当中都有一个女生的外号跟猫有关的,而且无独有偶的是她们或多或少都跟我有点关系。

 

有人说,喜欢养猫的人都是爱心爆满的人,想把自己的感情灌入到养猫的感情中,其实这样说也不是没有原因的,猫其实是一种很冷的动物,它们其实对感情很冷漠。不过我觉得其实它们只是对感情迟钝或者是根本不想去想而已。

其实我原本不怎么喜欢猫,相对于猫来说我宁愿养狗,但是只能说是在遇见陈米晴之后。也许因为是她的原因,让我知道其实猫也是一种很可爱的动物……

 

第一次遇见陈米晴是在一个很偶然的环境。对于一个陌生人你一天可以遇见很多过,但是如果你在两三天的时间内遇见这个陌生人几次的时候,那么也许注定你们之间不能成为陌生人。

陈米晴就是这样认识的,当然我并不知道老天让我认识她是处于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或者它是想考验我的耐性和脾气。不过我并没有注意到,其实这个不是老天的意思,或者是月老跟我开的玩笑吧。

 

记得那天中午是一个炎热的夏天,我在我得画廊中百无聊赖的削着铅笔,突然一个行色匆匆的女孩停在了画廊的门口。为什么我能看到她行色匆匆呢?因为那一刻我正好抬起头来往门口墙上的钟。她站在门后望着橱窗中的一副素描看了很久,从她那出神的眼睛中可以看出她被那素描画中的人深深的吸引……因为她足足看了15分钟。

 

15分钟以后我实在坐不住了,便走到门问她:

“小姐,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

 

那女孩眼睛往我身上扫了一下,又转回去看了看素描,许久,回头问道:

“这画是你画的吗?”

“并不是的,这是画廊的主人画的,但是他现在不在。”

女孩又回头看着我。

“那你画的呢?”

 

其实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就知道今天可能有生意做了。把她请到画廊中,在画廊中她环走了一圈,细细的看着每一幅素描。

我也是紧紧的盯着她,但是并不是因为她的美色,而是因为她口袋里面的钱。

 

也许别人会觉得我龌龊,但是说实话在现在的社会搞艺术的真是不容易。大学里可是天之骄子,因为一身艺术的气息广受女生欢迎,但是初到社会才知道吃饱饭才是最重要的。

 

这时候女孩突然转过来问我:

“能帮我画一张吗?”

 

画画的过程中很平静,而且气氛有点紧张,由于职业的关系我对于眼神很敏感,我知道现在这个女孩的心底想的是什么,幽怨但是又带有向往,其实这不是一个20岁出头的女生应该有的眼神,不过中国人实在太多了,有这样的人也不会奇怪,当然我也会在心中为她背后的故事遐想一下。

 

画后,女孩认真的看了看这副我为她画的素描。我看到了她眼中晶莹的泪滴划出眼帘。也是许久,她抬头跟我说两个字:“不像!”之后就把画夹扔回给我,然后又行色匆匆的离开了。

我抱着沉重的画夹追了出去,大声的喊着:“小姐,你没付钱啊!”

 

Third

 

这个刁蛮的小女人就是陈米晴,其实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爱上她的刁蛮,但是无可否认,她刁蛮起来还是很美丽的。如果说我爱上的是她的美丽,那么这样或者会容易接受一点。

 

我记得那天我抱着那幅我辛苦劳动画出来的素描,虽然陈米晴没有付钱,但是我总不能把画给扔掉,便把它挂在了橱窗中,希望有认识她的人见到会告诉她这回事。说白了我还是想找回她让她付钱。但是我没想到这个消息是我自己告诉她的。而且貌似在我有生之年我都没有拿到这幅画的工钱。

 

晚上阿志约我到life house去腐败了。其实我并没有什么本钱去腐败,但是阿志总是很慷慨的说:阿雨,你小子出名之前我都会支助腐败的费用的。

虽然我不知道阿志说的是真是假,但是我知道阿志是真心的对我好,因为这年头男人的友谊可不是这么容易形成的,但是一旦成了哥们,也许就是一辈子的事情。除了一种情况:两个人同时喜欢上了同一个女人。

但是阿志总是说:

“我跟你小子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所以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了,放心吧。”

 

虽然这话很伤人。不过确实,我跟阿志不是一个档次的人。他是一间跨国的大公司的高级白领,出来混了3年已经可以买楼买车了。男人的五“子”他已经把其中三“子”都弄到手了。而我呢?混了3年还是在一间小画廊里做学徒,虽然画廊老板经常说我有天分,可是对于天分并不是一个可以赚钱的本钱。

 

但是作为阿志的哥们,虽然他也是愿意帮助我,但是我还是不愿意手太多的恩惠。我也是随意叫了一些最便宜的啤酒而已。

花天酒地是男人们在酒吧中唯一可以做的事情。所谓来酒吧谈生意?那些人的目的也是为了花天酒地而已。

阿志依然是一个风度翩翩的样子,他虽然好色,但是就有如90%的男人一样有色心没色胆。怀里搂着一个今天晚上刚刚认识的女人,但是也是仅仅限于搂着而已。

一杯酒下愁肠。阿志还是习惯性的问道:

“小子,最近怎样了,最近生意好点没有?”

“一般啦。”我机械性的回答,因为我知道就算我的生意怎么好对于阿志来说都是小巫见大巫。而且今天还白画了一张画,心里正无限郁闷着。

 

忽然听见隔壁桌子上的两男一女吵了起来。闻声望去,一个熟悉的身影印入了我的眼帘中。

 

Forth

 

与陈米晴一起走出酒吧的时候我跟阿志身上都没有任何伤痕,因为我们是life house的老顾客了。老板胖子七看在这个份上帮我们把事情平息了,不然今天晚上一定是要干上一架的。

其实我不知道是出于一个什么原因要帮陈米晴出头。但是我可以发誓绝对不是什么邪恶的念头。

 

陈米晴带着微微的醉意,轻轻的靠着我的身边。如果说我要什么时候才觉得她像个淑女,那我一定选择是她喝酒的时候。

阿志当时见到我走上去的时候只是跟我共同进退,等到一切平息了他才问道:

“你们认识吗?”

“算是认识吧!”我无力的说道,“今天她来过我的画廊。”

 

“我……认识……你吗?”陈米晴终于打破了沉默,而且那淑女的形象马上消失的无影无踪,“我好像没什么印象耶!”

阿志也大声的笑了出来,说道:“原来搞这么久你是想搭讪啊?臭小子,挺厉害的嘛,连我都被骗了。”

我被阿志说到有点恼羞成怒,毕竟我是真的认识陈米晴的,只是我当时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而已。只好解释到:

“今天她来我画廊我帮她画了一幅素描,但是她没给钱就跑了。”我又转身对陈米晴说,“小姐,你不是吧,我帮你画了画你还不认识我?不是这么健忘吧?你还没付钱呢。”

 

陈米晴不知道是真的醉了还是故意装傻,一直只是扭扭捏捏的不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这时候阿志走上来问道:

“小姐,那你总要告诉我们你住在什么地方吧?不然我们怎送你回家啊?”

陈米晴就突然清醒了,她也不怕我们是坏人,直接说出了自己的住址。我跟阿志互相对望了一眼,无奈的摇摇头,只好做一回护花使者把这位醉酒佳人给送回家了。

 

第二天我在画廊工作的时候,陈米晴来到画廊找我。直到现在我才正式认识了这个刁蛮公主。

她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非常得意的样子。当然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有这样的表情,而且这样的表情非常难理解。

 

“你不是说我没有付钱吗?”终于她开口问到,“到底一副画多少钱啊?”

“50大洋!”我说出了一个价钱,虽然我此刻非常的气愤,但是我总不能乱说一个价钱欺骗顾客。

“不就一幅素描嘛,值这个价钱吗?”

 

其实听到这句话我非常愤怒,只是我并没有大声的骂陈米晴。至于原因我自己也没有深究。我只是很低声的说了一句:“我知道我画的不好,但是我也是付出了心血,怎么样也是有价值的。”

陈米晴也许也知道自己说的话比较过分,所以她开始沉默。我明白她是想道歉的,但是却始终无法说出一言半语。

 

整个白天,我们都在沉默中渡过……

 

Fifth

 

夜幕降临。因为到了关店的时间了,最后还是我打破了沉默:

“你也饿了吧,我们去吃饭吧!”

陈米晴听到后依然没有回话,只是用一双很幽怨的眼睛瞪着我。

“好啦!”我觉得男人还是要有点风度的,“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怪你,快走吧,一起吃顿饭。”

狡猾的陈米晴终于露出了微笑:“好啊,你请我!”

“小姐,你还欠我钱呢,还要我请你吃晚饭……”

“没有异议,本小姐已经决定了,更何况请本小姐吃饭是你的荣幸。”

 

最终我还是屈服了,还好陈米晴把地点留给我自己决定,不至于我把三个月奋斗的薪水付之一炬。

 

虽然只是路边摊,但是陈米晴也吃的津津有味。阿志曾经跟我探讨过陈米晴可能是一个富家小姐,但是现在看来,她的表现跟一般的女孩没有多少区别。

我突然有种很安逸的感觉,其实生活也不过是如此吗?如果可以在下班后跟自己喜欢的人在夜幕下自由的漫步,不需要理会都市的繁忙,世人的眼光,一切都可以随心所欲,这不是很好吗?

 

这时候,陈米晴的电话响起了:

“喂,干吗?”

…………

“不许叫我大花猫,在跟……朋友吃饭呢,有事吗?”

…………

“没有!”

这时陈米晴突然看了我一眼,之后就离开的座位继续电话……

 

电话的时间不长,不一会陈米晴就回来坐下幽怨的看着我,好像想说一些事情但是又不想说,

“怎么了大花猫?”我开口问到。

“不许这样叫我”陈米晴嘟起了小嘴。

“有事吗?”

陈米晴只是点点头,然后依然是那样幽怨的看着我。

“好吧,那你去吧!我自己先回去了。”

 

看着陈米晴慢慢的离去,我的心里似乎不是滋味,我也明白刚才为什么我会有一种安逸的感觉,也许我是喜欢上这个女孩了,这个我刚刚认识两天的女孩……这个是命运还是缘分呢?

我没有回家,而是来到画廊看着昨天为她画的那幅素描,画中那幽怨的眼神跟今天她的眼神完全不是一个国度。其实如果真的让我选择我宁愿选择幽怨的那个她,因为我本来也就是一个很幽怨的人。不过很多人都说嘛:人总是要互补一下的。这样生活才有乐趣。

其实我一直很想知道,她的那颗眼泪到底是为谁而流,我也很想知道,她会不会为我而流泪。因为一直以来,我的生命中都好像没有一个为我而流泪的女孩。

 

Sixth

 

不久画廊的老板,也就是我的老板云游回来了。也带了很多作品回来,看到这一副一副的画,其实作为一个绘画的爱好者都会感到兴奋的。

正在欣赏着老板的画的时候,老板突然唤了我过去。原来老板看到了陈米晴的那幅素描了。

“这画不错啊,”老板说,“表情很真实,特别是她的眼神,如果不是抓住模特的内心是不能这样真实的描绘的,不错啊!阿雨,不见一段时间有了这么大的进步啊?”

“也可能是我正好可以理解她的心情吧!”

“嗯!真的不错!”老板再看了看素描,“最近好像有个人像素描的比赛,这好就那这副画去参加吧!”

 

可以参加比赛,如果能那拿到一些奖项,这也是一个画家生涯的起飞点了。此时的我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

 

晚上来到life house意外的见到了阿志和陈米晴在一起,同时我也一起加入了他们。

阿志见到我还是问我每天都会问我的问题。陈米晴听到便好奇的问到:

“原来你生活这么潦倒的啊?难为上次还要你请我吃饭,没饿肚子吧?”

“我没潦倒到没饭吃啦”我反驳到,“况且我相信不久的我也也会创一番事业的!”

 

虽然阿志说的不错,我的生活确实很潦倒,但是在陈米晴面前我不想表现得太过潦倒的一面。原因也就不言而喻了。并且我也没说太过火的话,因为如果那幅陈米晴没有付钱的素描可以得奖,那我也就真的创一番事业了。

 

无尽的夜生活不断的进行中,这也就是现代人的生活了……

夜生活的后果通常都是宿醉,但是还好我跟阿志之间是有约定的,就是一人可以醉一次,另外一个负责回家路上的动力来源。

今晚轮到阿志背着喝的半醉的我走在路上。我们之间好像变得很沉默,其实我们都没有发现,这个气氛从陈米晴出现之后就开始了。

我靠在阿志的背上,看着街上恍惚的街灯闪烁,额头上传来阵阵的疼痛。

“我喜欢上她了!”我突然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是真醉还是假醉,但是我还是一如电视剧中的情节一样酒后吐真言,不过我的对象是一个男人而已……

 

阿志听了没有任何的表示,他的呼吸声突然加重了,也许是因为背着我已经非常累了……

与陈米晴的故事一直在继续,当然生活也是要继续的。

 

某个下午我正在画廊为客户作画,因为上次陈米晴的那幅素描的关系,老板也放心的让我自己服务顾客了。

这个时候阿志来电话约了我晚上去life house,说有话对我说。

 

这段时间我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变,是爱情的力量吧。其实一个男人说爱情的力量真的有点变态,但是现在的我真的可以感觉到自己的未来。这也是在毕业之后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Seventh

 

晚上来到life house阿志已经一个人在喝酒了,而且还喝得很凶,已经有点醉得感觉。

我坐下来要了一瓶啤酒也喝起来。酒逢知己千杯少,更何况是跟阿志这个老朋友。不过阿志今晚的话非常少,平时都是由他引出话题的,今晚破天荒的由我先开口:

“咋了?这个样子,失恋了?”

阿志依然没有说话,手指轻轻的捏着酒杯打转,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我的存在。

 

人总有心情不好的时候,所以我理解阿志目前的状态,也没问太多,就跟他一起喝着无声酒……我知道,哥们间是不存在安慰的,有时候你只需要跟他一起沉默就好。

 

良久,阿志说出了他今天第一句话:

“阿雨,放弃她吧!”

“啊?”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嘴里随便发出了一个声音。

 

“放弃米晴吧,她不适合你!”阿志平静的补充。

 

轮到我沉默了,也是良久,我缓缓的问到:

“为什么?”

 

“因为只有我才能给她幸福。你不行。”阿志依然是平淡的。

 

我已经记不清那晚是怎样回到家的,也不知道我有没有答应阿志放弃陈米晴。我只知道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我的头无比的疼痛。

 

回到画廊的时候,没有任何客人。我坐在一边看着自己最近的素描。也许艺术家的生命是需要感情的。我也知道我一直也来缺少了些什么。而在我以为自己找到这份感情的时候,它好像又很自然的离我而去了。

 

目光停留在陈米晴的素描画像上,吸引我的始终是那幽怨的眼神。或许,我真的不适合她吧。因为,纵然我知道她有那样的眼神,可是我却永远无法看透那幽怨的原因。回想起认识她到现在的点点,好像一直跟她的交集都是在life house里面喝酒……

 

拿起了炭笔,细细的在稿纸上绘着陈米晴的轮廓。我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她的样子可以这么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里。也许……这就是刻骨铭心吧……

 

几天后,当我离开画廊回到家门前的时候,碰见了今生的最大的意外——陈米晴站在家门前。

 

Eighth

 

我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陈米晴,但是我知道,不管怎样我都不愿意去伤害她。

我叹了口气,整理了心情:

“怎么了大花猫?有时间跑来找我玩?”

 

陈米晴嘟了一下小嘴,刁蛮公主的任性又浮现上来:

“不许叫我大花猫,再说,本小姐来找你玩,你应该觉得荣幸。”

 

我无奈的摇摇头,我是彻底被她打败了。她的刁蛮从来都不会在意场合和时间的,但是,这也许就是她可爱的地方……

 

拉她到屋里坐下,陈米晴开始四处大量我的住处。只是一个简陋的单间,但是在当今社会,毕业三五年的打工一族基本都是这样。

 

“好小哦!”陈米晴对我说,“但是感觉很舒服……”

“嗯……房子……以后有机会换个大点的……”然后我们开始陷入沉默……

 

我依然不情愿在她面前显得很潦倒,也许是因为男人的尊严。但是我又想到了阿志的话。其实我的尊严在这样的环境的面前,又有何用?

 

“说吧!”还是我打破了沉默,“来找我有什么事?”

“你已经很多天都没来life house了,出什么事情了吗?”

 

我看了她一眼。

“没什么事情,只是我最近比较忙。”

“是吗?你跟阿志吵架对吧?”

“不能算吵架吧,男人之间对事情总会有些不同的见解,所以有时候会争执一下。”

……

“我不想你们吵架……”良久,陈米晴又说,“你和阿志都是我的好朋友!”

听到这里,我真的有种想表白的冲动,口中轻轻的呼唤的她的名字……

 

“米晴,我们真的没有吵架!”

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但是我跟陈米晴都很惊讶的往门口看去。因为这个声音的主人是突然出现的阿志……

 

陈米晴看着阿志,她可能无法理解阿志为什么在这里出现。但是,我身为一个男人,却知道他的来意。就像一头雄性狮子,跑进另外一头雄性狮子的底盘,目的就很明显。

 

来者不善,很悲哀的是我竟然会用这个形容词来形容自己的朋友,还是一个多年来的朋友。

阿志只是很冷静的把前几天晚上在酒吧中跟我的对话再重复了一次。我也很冷静的再听了一次,唯一感到激动的,也许只有陈米晴吧。

 

“这不是真的……为什么?”陈米晴捂着脸勉强说出这样的话语。

而现在我已经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也许在我对付女人的能力中,安慰这个能力还没有及格吧。

阿志很明显想说些什么:“……”

 

但是陈米晴突然夺门而出,飞快的往楼下跑……我和阿志都知道,现在她的情绪很激动,肯定是不能让她在路上自己跑的。

追上陈米晴的时候,她突然往马路对面跑去,同时,耳边响起了刺耳的汽车喇叭声。

 

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么老套的剧情会在发生在我的生活中,但是它确还是发生了。但是救人的不是阿志,而是我……

在抓住陈米晴的手把她甩开的那一刹那……我大声的喊了一句:“米晴,原谅阿志!”

 

Ninth

 

一个星期之后,我还留在这个世上。估计上帝也嫌我潦倒的还不够,还要放我在人间锻炼一下。

阿志和陈米晴每天都回来看我,但是,我却“失忆”了。

是的,我假装失忆了……可以说我只是“忘记”了陈米晴和阿志。我知道医学界有种叫做选择性失忆的病症。这里也只好借用,因为,我知道,如果我们三个人之中不退出一个,那么到最后,肯定是三个人都痛苦。

 

阿志很内疚,也许他认为如果那晚他不出现的话,可能我就不会撞车吧。但是我却知道,这家伙这次是动真感情了,以前从没见过一个女人会让他失去理智,陈米晴是第一个。

 

下班时分,他们俩又结伴出现。

“阿雨,好点了吗?”阿志进到病房就向我询问。

“谢谢你的关心,我已经好很多了。”我机械式的回答。

 

陈米晴做到我的床边,可以看到她眼睛很红。这些日子估计她的眼泪没少流……

 

我还是送走了他们,临走前我告诉阿志和陈米晴,纵然之前我们认识,那也是之前的事情,现在,很多都改变了……

 

一个月后,我康复出院。画廊老板知道我住院也去看了我几次。我也发现,其实他也是一个很善良的老板,只是我之前把他想的太坏而已。

 

画廊老板说,下个星期就是素描比赛的投稿截至日了,建议我快点选好作品……

 

看着聊聊可数的作品,我还是随手拿出了陈米晴的那张素描。但是没人知道,这个是一个临摹版,原版已经给我放到家里了……

 

End

 

最终我还是没有用陈米晴的素描画去参加评选,我不愿意那些所谓的画家大师带着瞻仰遗容一样的眼神去看陈米晴的画像,毕竟那是我爱的女人。所以我依然还是一个穷困的画廊小生。

 

我也算是一只脚踏进鬼门关,对生活的看法也有新的认识。画廊的生意也越来越好,虽然现代人都喜欢用数码相片来收藏自己的生活点滴。但是素描画像的魅力还是能吸引不少人的。

 

不久,收到阿志送来他的喜帖。看着请贴上印着他跟陈米晴的结婚照,心里伤痕还是传出撕裂的痛楚。

说了一句恭喜后,我目送阿志离开。我知道,也许我该离开这个城市。我虽然成全了他们,但是我也不想对自己这么残忍,因为我还是没能忘记陈米晴。

 

 

婚礼,我并没有出席,因为我已经在离开城市的飞机上。上飞机之前,我把放在家里收好的那副素描用快递公司送到婚礼的酒店。上面有我写给新娘的最后一句话:谢谢你的眼泪,祝你幸福,爱你的流浪猫……

 

飞机起飞了,看着城市慢慢变小,有种搭乘天堂列车的感觉。我闭上眼睛,回味着自己疲惫的爱情……

  评论这张
 
阅读(28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