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的味道

……

 
 
 

日志

 
 

[原创]站在彗星下说爱你

2006-08-10 03:01:47|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Start

      时间是2099年的4月……傍晚。

         大学毕业之后,我选择了在酒吧当酒保。如果要问我为什么?其实我只想说我想看多点人性的脸孔。又如果要问我为什么要看人性的脸孔?其实我也想说我只是为了了解自己的脸孔。因为我也只是一个人而已。

    这个城市,原本不会有这么多人在居住,不过近10年来,人们不断的往这里挤。为什么?开玩笑而又真实的说,是为了城市旁边的那个大洞。至于详细原因不怎么想说,因为我现在要工作了。

 

        以前来说,酒吧只是大家打发时间或者寻找忘记现实的地方而已。不过现在,酒吧……怎么形容呢?算是个寻找救生圈的地方吧。换个解释。以前来说,酒吧是个找一夜情的地方。不过现在,却是一个找结婚对象的地方。而这里是一个高级的婚姻事务所,一般的流氓地痞好不能进,大部分客人还算是有正业的,常常在此进出。

    许多单身的男女会穿的鲜艳,正式,隆重,美丽……你可以想到什么就是什么了。当然偶尔也会有人搞搞新意学一下大猩猩求偶来吸引一下异样的胃口,不过这些新意也只会成为麻木等待而又无聊的人茶余饭后的八卦话题而已。

 

        同样也是无聊的我,擦拭着刚刚倒去酒的酒杯。所谓酒翁之意不在酒,由于以上原因,人们来到酒吧也只是象征性的叫杯酒而已,而且是有这么高级叫这么高级。所谓人靠衣装也靠“酒”装嘛,虽然钱我是照收,只是这样的浪费,哎……资源总不及人命啊!

   

“小伙子,给我一杯liqueur!”一位粉红女郎来到吧台前。

       “哎!好的!”我应声而利落的倒了杯利口酒,不过这也算是杯烈酒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不是应该保持一下仪态吗?难道她是saved man

     心中尽管有疑问,不过那句经典的老话还是止住了我的好奇心,因为时间还是会告诉我答案……

 

        酒吧中的人还是寥寥可数,因为还没有到人多的时候。因此这位粉红女郎的装扮还是很吸引在场男士的眼球。大家都开始纷纷议论,至于疑问,应该有些人会跟我一样吧。

 

        几杯酒下了肚子,这位pink lady给人的感觉有些不胜酒力了。不要问我为什么有这样的感觉,如果你曾经在酒吧中搭讪你一定知道。

        接下来的发展应该犹如电视剧一样,一位西装友男士漫步走过来说起了酒吧中已经说烂的对白:“小姐,我能请你喝杯酒吗?”

        只不过老土的邀请却换不到老土的对答,这位lady已经有点醉了,只简单说了两个字:“滚开!”

        那西装友似乎没有死心还想继续说些什么……

        “滚开啦!我这里没你想要的东西,我跟你一样是等死的一族啊!”

        这样的回答之后,酒吧中又恢复了吵闹,因为大家心中的疑问都像我的一样:被时间解答了。

        至于那个男士?哎,别理了,已经不知道躲到那里去了。

        也许这就是我当酒保的原因了。看着酒吧中的人从有疑问,到被解答;从再有疑问,到再被解答。刺激吧?

有点变态哦。因为我无聊嘛,因为我也只是一个无聊的saved man而已。

 

Second

 

过了晚饭时间,我也开始忙起来。而且,像上述那样的事情也开始多了起来,每天都有这样的事情在这里上演一百遍甚至一千遍。而我也发现有相当一部分人跟我一样喜欢看这样的热闹,也许他们跟我一样无聊吧。

 

酒吧老板算是一个比较有生意头脑的人,从酒吧的装修到环境都布置的非常的妥当,有人问他在这个时候赚这么多的钱干什么?老板只是回答:不赚白不赚。真搞不懂他是什么心态。

今天的人好像特别的多,酒吧早早的都已经爆满。我手忙脚乱的倒着酒,已经无暇去像下午那样可以八卦别人的事情了。其实说大家不明白老板什么心态,我想大家更加好奇为什么我要出来工作。

 

“喂!喂!臭小伙子,我的酒呢?你干什么来着?”一个中年男人向我吼着。

原来刚刚想问题的时候突然走神了。连忙把酒递上去并道歉,这已经是机器化的动作了。当然,年少轻狂,我还是会背对着这个粗鲁的人问候一下他祖宗。

“算了吧,他可能是妒忌你而已!”旁边的阿志倒安慰起我来。

“我明白,不过我还是要诅咒他找不到saved man!”

“你也太毒了吧,虽然他是没什么机会了!”阿志小声说完之后便与我一起笑了起来。

“哎!怎么样?什么时候行婚礼啊?”阿志随口问到。

“还行什么婚礼啊!”我一边倒酒一边回答,“以前是一种仪式,而现在却只是一种形式了。”

“你倒说得轻松,多少人想有这样的形式还盼不到呢!”

“呃……”我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不好意思啊,我不是那个意思啊!”

阿志却说笑着说没什么。

虽然阿志刚刚跟着我一起笑那个男人,但是他却和那个男人一样。我知道他笑的背后也隐藏着无奈的。只不过他应该比那个男人有机会就是了。

   

接近晚上10点,酒吧的人也到达顶峰。而老板也在这个时候也出现了。在他身边,站着一个一身白衣的妙龄少女……

    “咳……”老板清了清喉咙,这是他的惯用开场白,“各位客人,今天也是一个美好的夜晚,欢迎大家来到我们的life house。我衷心的希望今天大家能玩的尽兴。而今晚,我带来了一个人为大家助兴,她就是我身边这位——叶儿。她将为大家演奏钢琴曲,希望大家喜欢!”

        酒吧中响起了机械的掌声,之后又开心吵闹起来,对于这样的助兴表演,有人倒是有心情欣赏,有些人却觉得多余。

         这位白衣女子,看了看场下的气氛,似乎没有什么表情,她只是缓缓的走到舞台边的那台钢琴前坐下……

        我本来到没怎么注意这个女子,只是当她与钢琴结合在一起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那种突然而来的光芒深深的吸引着我,

 

        酒吧中响起了出淤泥而不染的琴声。

        旋律回响在众人的耳中,议论吵杂的声音慢慢也被这琴声代替了。

        Canon。有一种秩序的意思。反复的主旋律引出了这首曲子的名字。与现在这样的世界真是一个完美的对比。

 

Third

 

每天酒吧打烊之前最麻烦的事情就是怎么清理那些喝的烂醉的客人。不过对于他们我们给予的更多是同情。也许,只好把希望放在明天了,只是,身为一个人的明天还有多少呢?这个问题以前似乎没有人可以回答,而现在?哎……

        走到酒吧外面的时候我遇上了叶儿,由于以后要成为同事的关系老板在打烊之前介绍了她给我们认识,说以后她每天晚上都会在酒吧中演奏的。

        上前打了个招呼。我不否认我对这个女人有兴趣,跟她谈了一时加半刻后才匆匆搭计程车回家了。

 

        叶儿是音乐大学的毕业生,在这样的环境下还可以为自己的理想付出的人还真是少见,虽然她出来社会也了解到社会的残酷,不过只是这样也有足够的理由可以吸引我了。我再次不否认自己精神上已经对不起我的未婚妻,但是也只是精神上而已。

回家的路上依然是每个街口都有军人把守。而在这个海拔2000米的高原城市里,抬头也可以看到美丽的星星。不过能有这样时间的人,似乎也……

回到家中母亲已经睡了。却留了张字条说明天要到于静家中商量结婚的事情,我没有多看,扔在了一边。洗漱之后也去找周公下棋了。

 

第二天被母亲唤醒,她也不断的责备我昨晚为什么这么晚回家,说如果被于静知道了多不好。我没跟母亲抬杠,因为我知道那是多余的。在她心中,也许紧张于静多过紧张我这个儿子。

 

没错,于静就是我的未婚妻。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saved man。至于我和我母亲以及她的家人都是因为她而成为saved man的。正确来说,我是娶了一个saved老婆。至于说这门婚事是自由恋爱还是父母的意思,连我自己也不好解释,因为看于静似乎挺喜欢我的。而我?哎,不想说不想说,现在满脑子是叶儿的事情。

 

来到于静家两个母亲开始寒蝉起来。母亲拉着于静左看看右看看的,还这头赞扬那头夸奖。女人天生都喜欢听好话的,自然眼前这个于静也不会例外,给我母亲夸的脸红的像猴屁股。哦,不要说我不雅,在这个时候我只能想起小燕子对脸红的形容。(别问我为什么会知道100年前的连续剧,这个世界上有重播和翻拍两样事情。)

很快母亲把于静拉到我身边来,让我们培养一下感情。而两位母亲则要商量我们婚事。

我像一个普通的未婚夫一样拉着于静的手,又深情的看着她。她似乎被我的表情逗笑了,调皮的问到:“干吗这样看着我?是不是做了亏心事?”

给她这样一说我当场想晕掉,女人的第六感是不是真的这么强?只不过我当然不会把我精神上出轨的行为通报,而是像一般男士哄骗小女生的一样:“我想好好看你不行啊?”

这话说的于静心里当然是甜丝丝的,而我却有作呕的感觉。我对自己现在的职业有检讨的倾向,我怀疑自己是否更加适合当一个演员或者导演,还是男人本身就具有哄骗女人的本能?

正当我思考以上问题的时候,眼睛还是不忘深情的望着于静。而她的脑袋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移到我的肩膀上。一切都像小说的情节一样发展,除了我的眼球还是盯着眼前的那团空气。

  

Forth

 

婚礼的日期因为这次的会面而敲定了下来。双方的意思是:不想搞的隆重,随便摆那么20围酒席就可以了。

阿志听到了我这个消息之后表示恭喜。出于好朋友的关心,我也祝愿他赶快找到saved man,因为那个日子已经越来越近了。

 

之后的日子,我已经不想再描述了,一般结婚前应该做的事情都在我的生活当中上演的。配准老婆上街,吃饭,看电影……当然还有选婚纱。

而我,在晚上回到酒吧开工的时候还是不忘对叶儿进行思想上的※%×,不过,只限在思想上的。

 

婚礼前一个星期的一个晚上,也许是改变我一切的一个晚上,不过,对于很多人来说那只是一个普通的晚上。

酒吧每天打烊后都会留一个人在酒吧值班直到那一天的早上第二班的人来接班。而这天正好就轮到了我。通常怎样打发这8个小时的时间呢?无非就是喝酒,听音乐,看杂志,或者偷懒睡觉。不过如果给老板突击检查的时候发现了那你就只好拣包袱了。

不过幸好,我从来偷懒都没给老板发现。大家千万不要学我,因为我是受过专业训练的。

 

正当我百无聊赖的时候,一个只会在电视剧里头的情节出现在我面前。呃,不是,正确是一个电视剧的情节出现在大家面前。

是叶儿出现在我面前……

我吞了一下口水,我不知道这样的情节对于我来说是什么,莫非是老天爷要我在结婚前的一个星期前悔婚?

 

叶儿看见我奇怪的表情并没有吭声,缓缓的走到我身边坐下,拿起了我正在喝的一杯白兰地一饮而尽。

我好奇的看着她,看她的表情,有点痛苦,但是又好像很享受。看得出她不是习惯喝酒的人,但是又为什么要……

“咳!咳!咳……”终于她还是受不住酒的刺激。

我本能的伸手去拍她那优美的背部好让她可以舒服一点。换来的自然是她那甜美的感谢。

 

白痴都知道这位美人心情是极度的糟糕,因此有点脑子的人在没有了解事情的因果前都不应该乱说话。

而我想我还是应该属于有点脑子的那一种。

“我想你不怎么适合喝酒,我去倒杯果汁给你吧。”我试探的问到。

又是一声感谢。

叶儿拿着一杯果汁坐在我的身旁,而我只能用忐忑不安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我是个正常的男人,在这样的情况下,男人对于这样的环境都会像禽兽一下遐想一翻。什么?你不会?那你是禽兽不如。

 

良久,叶儿终于开始了她今晚第一句正式的对话……

  

Fifth

 

“请问你是saved man吗?”叶儿开口问到。

她不说还好,这一句话却将我所有的遐想都通通打破了。莫非今晚我注定要禽兽不如?我开始觉得这个女人接近我是因为我saved man的身份。不过很可惜,如果她真由此打算,那她的如意算盘可就打错了。

于是我用很正经有带些冷漠的语气回答她:“我不是!只不过,我会娶一个saved man!”

说这句我觉得会使这个女人绝望的话语的时候我始终看着眼前这个美女,我自己心中还是无法相信这样一个纯洁的女生会有这样的思想。还是,我因为一直躲在saved man的摇篮当中并没有去感受这个社会的丑恶呢?

 

叶儿听完这句话以后转头看着我,在我以为我猜对了她的意图的那一刹那她只是小声的说了一句:“原来,你也,也是这样啊……”

“啊?”我记得那时候我的反应只有这样,并不是我不懂她的意思,而是我太了解她的处境了。可以想象跟我一个同样的情况发生在一个女孩子的身上。我想起了TatanicRose她妈对Rose做的事情。(还是那个问题,上面说了不重复了。)

 

“那?现在?”我努力的挤出这三个字。

叶儿把为什么来酒吧工作的原因和她的遭遇都说了出来。不用猜了,很俗的。但是就是这些俗事才会发生在人们的生活中。总之,现在的叶儿是已经丧失了saved man的资格。她那个可以挽救她的人因为疾病去世了。而自己那个强迫她与那个去世的saved man结婚的母亲也因为受不住打击进了医院。

 

“叶儿,别难过,那个日子也不是这么绝望啊!”我还是觉得我应该安慰一下她,虽然在我的立场什么都做不了。

但是我的话还是换来了反效果,叶儿只是大声的抱怨:“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跟你一样但是结果却完全不一样?”

一切又像小说的情节一样,叶儿靠在我广阔的臂弯里放肆的哭泣着。而我也只有在这样的环境下充当她的拭泪面纸……如此而已。

 

哭累了,泪停了,接着就是一阵阵的抽泣。叶儿还是靠在我的怀中。无声胜有声的时间有时候很短,有时候却很漫长。每次当我以为叶儿睡着的时候她却总是在我的怀中扭动的脑袋。终于我觉得还是要打破僵局的时候我问了一个超级笨的问题,只是在我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却觉得它很浪漫。

 

“叶儿,那天你会在什么地方看它下来?”

我不奢望她能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这个问题的答案对我却是一个终身的改变。

“我,我会在南边的山顶上……那儿美……”

“是啊?”我附和着,“我以前也去过那里,真的很美!”我又开始运用我那哄骗的本能。

  

Sixth

 

直到天亮叶儿才离我而去,终于我还是禽兽不如了。我始终深情的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此刻的她是多么的孤单,生命与生命的目的她都将要失去了。而老天留给她的又是什么呢?

我从来就不知道爱上一个人是这么的容易。只是在那个时刻我知道自己是真正的爱上了叶儿。也许这是一种同情的爱,不会有结果。只是如果我选择了叶儿,也假设她真的接受了我,那么我跟她的爱会有未来吗?答案是否定的。

 

只不过男人的尊严与自私还是让我做出了选择,我原原本本的把事情告诉了阿志并想看看他的意见,只不过换来的却是一阵狗血淋头的大骂!

“你是怎么想的?”阿志开始发彪,“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机会是多少人梦寐以求都无法得到的东西啊?爱情是什么东西?比你的命还重要不?你算什么东西啊?在我面前跟我说爱情?”阿志越说越激动,眼泪都说出来了。

“我啊!”还是阿志,“等了5年,找了5年了。什么都没有啊,哪像你,什么都不用干就有一个救生圈送上门。你不顾下你自己也顾顾你老妈啊,她低声下气这么多年啊?为了是什么啊?还不是要你能好好活下去?你……”

“够了!”这次换我了,给人这样一说不怒就不是人了,“你有什么权利去评论我妈?你知道她是什么心态吗?是!我占这个茅坑不拉屎,那又怎样?我愿意啊?你管得着吗……”

 

说着说着我自己也觉得理亏了,当时还在上班,同事们感觉我们会打起来便把我们拉开了。说句实话我自己也不知道老妈到底是为我还是为她自己,这问题还真不能问出口,要不一定让她老人家暴血管。

那么到底是我自己不够爱叶儿?还是我自己贪生怕死?我不知道,所以我逃避的又把这个问题留给了时间。

 

一切都在晚上发我的喜贴的时候揭晓了。不过答案并不是像浪漫小说里头的那样发展。我发着自己的喜贴,接受着每个人对我的祝福,不管那是真诚的,还是妒忌的。始终在这样的情况下,人或多或少还是会流露出真诚的本性。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给叶儿的喜贴我斟酌了很久应该怎样给她,不过就像阿志骂我的那样,叶儿心中不会喜欢我,因为她没有喜欢的理由。

 

“叶儿!”临下班前我叫住了她,递上了我的喜贴。

“恭喜哦!”叶儿的回应,“原来就是这个星期啊?我会早点到的拉!”

说着叶儿收起喜贴准备离开酒吧。

此刻我有种想要证明些什么的冲动,也许是大男人主义的原始本能驱使着我。我竟然说出了心中想象了一千遍的话语。

叶儿听了,只是笑一笑说了一句:“傻瓜,为了我你不值得!”

  

Seventh

 

被人说了一句傻瓜我开始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幼稚的。叶儿为了她的母亲忍辱负重而与一个……这些在以前的社会似乎是无稽之谈,但是在现在?

人总会遇上使自己渺小的人和事情,叶儿就是让我觉得自己是多么的渺小。因此我决定我必须也要伟大一翻,为了母亲,为了看上去喜欢我的于静,也为了我自己。

 

末日之前的婚礼,连某些媒体都来采访了。不管这门婚姻的背后隐藏着什么样的交易。只是在堂皇的典礼上,没有什么人会去讨论,只要可以享受一下温馨的时刻,对于现在的人还是很奢侈的。

礼堂中我挽着于静的手走到主婚人的面前。主婚人拿起了手中的誓词读到:

蓝雨先生,请问你是否愿意娶于静小姐为妻,无论贫穷,疾病,痛苦,都坚持与她在一起,不离不弃,至死不渝?”

“我愿意!”

“于静小姐,请问你是否愿意嫁蓝雨先生为夫,无论贫穷,疾病,痛苦,都坚持与她在一起,不离不弃,至死不渝?”

“我愿意!”于静也很爽快的答应了。

 在我和于静相互交换戒指以及亲吻之后,这个形式的仪式就这样结束了。完成的那一刻我看到了母亲脸上欣慰的表情,这一刻我是真的觉得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

宾客们也纷纷上来祝贺,我拖着于静一台一台的敬酒,来到了酒吧同事的那台,我没有发现叶儿的身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她的眼光在注视着我。而且我完全没有觉得那是错觉。

 

婚礼结束后的三天后就是大家搬进大洞的日子,这个大洞就是建在这个城市的旁边,里头可以存放让100万人在里头生活2年的粮食,水源等各种生存必须品。而大洞的四周都是军事禁区,由军人把守,只要身份不明者闯进都可以射杀!尽管如此,还是有不少人聚集在大洞的周围,希望在最后的时刻可以得到老天的怜悯,而这些希望得到怜悯的人的下场就是被无情的子弹提早送去天国。

 

我与于静坐着专车从城市来到大洞的入口,我们都不断的感叹这个可以让人类躲过天灾的建筑是多么的宏伟。

母亲感叹着自己可以活着进到这个地方,感觉自己做了上等人一样。我听着就觉得非常的别扭。也许我终于发现母亲完全只是为了自己可以活下来,也许她也有一点是为了我,只是我想大部分是为了她自己而让我和于静结婚。

作为一个男人,有女人自己送上门,十有八九都会照单全收,我并不是什么圣人,所以我也把于静照单全收了。只是在这个时刻我脑子里的全是叶儿,想着她收我喜贴那天对我说的“傻瓜”,和到底她有没有来我的婚礼。而这次,我已经等不及时间给我答案了,我必须自己去找。

 

我拿起行礼往回走。母亲见到当场吓的几乎晕过去,问我为什么。我只是淡淡的说出了一个我自己认为的事实。

母亲见不能晓之以理,只好动之以情,把于静给摆上来了。怎么说也是一夜夫妻百夜恩。

我看着已经急出眼泪的于静,上前吻着她的额头说:“忘了我,我不是你要的男人,以后找一个爱你的……”

丢下这句话,我便消失在拥挤的人群中……

  

End

 

我庆幸我有问叶儿一个问题,虽然我并不知道她在那个时候会不会在南边的山顶。但是我还是愿意去相信她,因为爱情就是让人盲目的。

开着放在街上的车子往山上绕的途中,没有人的城市让人觉得人类的文明其实只是那样的脆弱。无论是什么有形的东西,你都无法永远拥有它。生命也是。而可以永远拥有的,是什么呢?我想我现在找到了答案,就是——每个人都不一样的。(有点废啊!)

俗事就是会发生,我还是在山顶找到了在那里等待的叶儿。我知道我的到来给她惊喜了,只是女人的矜持是她保卫自己的武器,因此她还是装得若无其事。但是我感说她的内心是感动的一塌糊涂的

其实爱上一个人根本不需要理由,有时候就是一个动作都可以让你中招。

 

我搂着叶儿站在山顶,看着山下的大地,这样的景色也许有些人一辈子都不会看到。当天空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声响,我们知道就是那颗足以毁灭世界的彗星撞入了大气层。在这颗彗星之下,我问了叶儿我想要知道的答案:

“你到底有没有来我的婚礼?”

叶儿笑了笑没有回答,取而代之的她问了她最后的问题:

“你后悔吗?”

“不后悔!”

“为什么?”

“因为我虽然失去了世界,但是我拥有了你!”

我们开始拥吻,直到世界末日的来临……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